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人花的小箱子

all night long.....

 
 
 

日志

 
 
 
 

野丫头也有春天  

2012-01-10 11:0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起小时候,每个人都有很多故事吧。5岁的小外甥女在两岁时的一天,起了个大早,对着床头的毛绒小兔子说话:“小兔子呀小兔子,你为什么不说话呀?你说话呀,你知道要叫我什么吗?你要叫我:靓-------靓---------妈---------妈----------!”

长大了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这个早晨,我们帮她记着,笑了好久。

 

                                                   

姐姐说我小时候像小萝卜头,脑门奇大,头发稀稀黄黄,又黑又瘦,不是讨喜的白胖妞。

我深知自己不讨喜,所以小小年纪,便已懂得顾影自怜。尤其是爸妈反复跟我说我是番薯地里摘回来的孩子以后,我更是开始了对人生的思索。我总寻思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最简单的明摆着的,就是我是地里摘回来的,就跟童养媳一样是寄人篱下的,生存需要低眉顺眼。其他哪里不一样,这个得靠洞察。 

对离开家乡的记忆是在大卡车的后座上,我装睡,实际上偷偷把脸贴在后车窗上,从傍晚到深夜,观察着车后一条越拉越长越拉越长的煤渣路。我隐隐觉得应该把这条路的各种特征记住,以后没准哪天用得着。

事实上,在异乡的三年幼儿园时光里,每每我动了离家出走的念头,我脑海里就开始努力回忆和绘制这条煤渣路。在描绘不下去的时候,就镜头一路快进至大结局:我历尽千辛万苦找到我出生的番薯地,扑倒在一片地瓜叶里哭嚎我的亲爹妈,天地为之动容,于是像我这么可怜的小姑娘就会遇到善良的神仙。。。。

而之所以一次次的离家未遂,除了我总是豁达的原谅了大人们以外,就是觉得自己必须更谨慎一点,走丢了不要紧,要紧的是不能准确回忆出有没有分岔口的话,很容易被抓回来,并落得一个笑柄。 

在幼儿园里的时光不难度过,我不吵闹,安安静静,手工做得很好,画画得很棒,老师对我都还不错,有时我也会回馈一下她们对我的好,比如下课后我就闷不吭声的去收集黑板下的粉笔灰,然后掺上一点水,搓搓搓,搓成一段一段的长条形,接着拿去晒,准备重新做成粉笔,能想到这么复杂的工艺,我深深的佩服自己,只是现在忘了,有没做出成功的粉笔,如果有的话,交给老师的时候,即使她们一脸又惊又喜,甚至可能泪流满面,我也会淡定面对自己是个神童这个事实。。。。。不过我不和小朋友们玩,课间她们玩小熊和洋娃娃跳舞啥的,我就背着手,站在墙角默默看着他们,我觉得他们幼稚,他们肯定不像我一样已经开始了对人生的思考。

神童注定是孤独的,因为天才总是不被理解。所以悲天悯人这种情绪过早就来。

中班的时候,幼儿园来了个智障的孩子,他的脑袋太长,有我的1.5倍长吧,总是歪着脑袋斜着眼吐着舌头流口水,老师把他安排坐在了我的身边,我心头一阵悲壮,甚至莫名的产生一种使命感,我终于被发现,我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了,至少,我肯定是比较懂事的那个!

于是,我不厌其烦的帮他写生字和画图,拼玩具,并且大义凌然的拿自己的手绢帮他擦口水。

 

做好事必须带出幼儿园,我是多么懂事听话的好孩子!

 

同院子里,最角落的房间里住着一位盲人老爷爷。他的房间永远漆黑一团,门槛无比的高,我经常佯装在他门边玩耍,实际上是观察他什么时候要出门,一有这个动静,我就像一条忠诚的导盲犬一样飞扑上去,牵着他的手,循循告诫他哪是门槛,哪是台阶,每次他都紧紧握着我的手,夸我是个孩子,无数次的要把他屋里那一玻璃缸黑乎乎的蜜饯掏出来给我吃,其实我是非常想吃来着,但是每次我都紧紧咬住下唇,甜甜的说:“我不吃!爷爷吃!”

之所以这么干,除了是对自己的品行的高要求之外,更是为了在心底义正言辞的谴责爹妈,我是多么懂事乖巧不贪糖的好孩子哟~~摘到我,他们是捡到宝了,却不珍惜!想着想着,热泪就顺着脸庞滚落了,不过。。。这种感觉在当时还怪好的。。。

 

但是我什么都不说,我觉得说了也没人懂。

默默的忍受偶尔从幼儿园回家的路上要背已经上小学的大胖姐姐上个坡的屈辱,默默的忍受姐姐把糖果纸全部抢走的伤痛,默默的告诫自己,你是个摘回来的童养媳,你要懂事。。。

 

                                                                        三

闲来我喜欢去马路边巡逻。为了寻找自己的人生价值。

那时候已经上了一年级了,小学课本里写着大兴安岭,小兴安岭,我幻想森林是多美妙呀,有生之年能去个一趟,我也死而无憾了。后来大约的知道了赖宁,那位为了扑灭森林大火献出生命的小小少年,我觉得英雄离我很近,因为他大不了我多少,而且,他长得那么好看!唉。。。我可能没机会扑灭森林大火了,森林长啥样都还是在梦里呢,但是我可以成为一个赖宁一样的好少年吧!

 

于是,我在马路边巡逻得更勤了。。。

有整整一个学期,我都很为自己没能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而沮丧。

到了一年级下学期,有天终于在一个街角看到一个三四岁的小屁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努力克制内心的狂喜,一脸关切的凑上前去:“小弟弟,你怎么啦?”

“我找不到爸爸妈妈。。。”

“我带你去找!”

不费吹灰之力的,原来他爸妈在拐角15米外的一户人家家里喝喜酒。当然叔叔阿姨很是感激,直往我兜里塞喜糖,我断然谢绝了。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如果有个词能形容自己当时的身影,我很想用:侠骨仁心。

 

唯一遗憾的是当时的发型是大姐蹩脚的手艺剪的,犹如西瓜太郎,只是没秃顶,这对一个女侠来说,显然不够拉风酷炫。最好的发型应该要是刚过耳垂的那种短发,而不是当时那种耳朵还往上剃一刮子的,那样的话我转身离去,就能甩出一个矜持清丽的弧线,令叔叔阿姨赞叹不已。

 

第一次意识到女性的美,是五年级的大姐姐们给我的,她们一身白衣红领巾,不多言语,站成一排白杨,仰头看她们的时候,阳光透过她们的洁白的衣裳,薄薄的短发,让我一阵神迷目眩,她们给我们一年级新生系上红领巾的时候,我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当时她们给我系上的就是夺命索,我都会产生对圣母的敬仰吧。。。之后就是观摩她们的舞蹈《黑头发飘起来》,头发甩的一阵阵的让我目瞪口呆,以至于我现在还常觉得女性的成熟美是在小学五年级就开始定型的。。。

有了女性美的意识,我开始探索内外兼修这种事了。除了坚持路边巡逻以外,我越来越喜欢梳头发,此外,非常懊恼我娘没有口红,我们班长的妈妈就有!

没有供女儿偷偷涂抹的口红,没有供女儿偷偷试穿的高跟鞋,她怎么能称之为一个好妈妈?!虽然我只是个童养媳,她可以无视我,但是她难道不考虑姐姐们的感受吗?!

六一儿童节汇演前夕,我在家,忐忑的想象自己抹了红扑扑的腮红,涂上鲜艳的口红,终于像宣传画上唇红齿白的小胖妞一样讨喜,情难自禁,于是灵光一闪,掏出水彩笔,对着镜子给自己画上。。。

创作欲总是激发更多的灵感,何况,我还是个神童!

当我涂涂擦擦,擦擦涂涂,尝试到把嘴唇涂抹成蔚蓝色,这样嘴皮努努,就会像起伏的海浪,然后在唇角上试图用大红水彩笔画出一盏烈日的时候。。。。

突然!!我妈推门而入!虽然她当时只是一阵愕然,然后只是默默的关上门又出去了,

但是,童养媳仿佛被撕破衣裳或是被当众掌掴似的屈辱迅速的吞噬了我。

我不由得羞愤交加的哭了起来。经营了那么久的老实本分低眉顺眼的童养媳形象前功尽弃了,我的野心被看穿了。。。。

 

                                                                     四

当你要了解世界的时候,试探它也许是个好办法。

在发现这是个办法之前,我还处于懵懂的只想单纯的解决世界带给我的某些难题上。

譬如,我讨厌写作业。如何避免写作业,我毫不费脑筋,生字本上写两行,然后一撕,撕掉只剩一行半,然后哭丧着拿去交给老师:老师,我的作业被弟弟撕了。。。

常年童养媳的心态导致在扮演受害者的角色时,入戏极易,可谓本色演出。除了豁免重写一遍作业,还博得老师的一阵阵怜惜。

不过也因此,每次老师来家里家访,我都会在老师踏进门的一瞬间,迅速躲在床底下,当我妈和老师姐妹俩坐床边上唠嗑的时候,我聚精会神的潜伏在一团漆黑的恶劣环境里,犹如地下工作者,兢兢业业的捕捉她们每句话的讯息,是否会让我之前的计谋曝光。

令人欣喜又令人伤感的是,她们就没谈论过我作业的事,这真让我产生不被重视的挫败啊。。。也许这就是平衡的人生吧,平安就是你被某些人在某些时候忽视换来的。

 

我犯过很多案子,小的有挖农民伯伯地里的番薯,然后种在溪边我开垦的一片秘密小花园里。偷按别人家门铃,然后慢吞吞的仿佛事不关己的在人家门口走,装出莫名和无辜的表情,等着看主人家开门一脸茫然,就此一个照面:好像说偷按你家门铃的坏孩子刚往那边那边跑了。。。

 

这些案子的成功,除了我的小心谨慎,耐心踩点,演技不露痕迹外,也有些因为逻辑合理,以至于让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干坏事。

那时每周都有五块钱零花钱。可是我分文不动,总是在兜里揣上一天,然后默默的交还给我妈。因为对零花钱的追求而破坏我塑造一个无可挑剔的好孩子的形象,对我来说是因小失大的肤浅。小不忍则乱大谋,常年童养媳的自我暗示已经让我在苦情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我当然还是要花钱的!

有次附近的一个小祠堂,某神做寿,在我们那是有这种活动的:穷苦疾患缺钱的人家可以在神仙做寿的日子里,去烧香拜拜,然后诉说自己缺钱,接着掷筊,如果掷筊的结果是神仙同意借钱给你,你就可以去祠堂管理人员那里签字借钱。当然啦,他们会交代你日后要还,还得烧香等等。

于是我就混入了一排向神仙借钱的大人里,我虔诚了诉说了自己准备需要27块钱,因为在学校门口的旧书店看到几本自己喜欢的故事书和折纸书。神仙通过掷筊告诉我他愿意给我,于是我便兴高采烈的去找管理人员签字拿了钱了。

就此,这件事被我抛之脑后。直到一个当时在场的阿姨很疑惑的跟我妈提起这件事,我妈质问我的时候,我甚感委屈。我觉得神仙不是借钱给我,是送钱给我…….神仙之所以是神仙,当然是无所不知啦,我这么小的小孩,他当然知道我还不了他钱喽,知道我还不了,他还愿意把钱给我,说明他就不要我还啦,也说明他是个爱护祖国花朵的慈祥神仙啊…….

这件事从此变成了大人数落我的一个污点,我很是忿忿不平。以一个天真小孩的逻辑,这个明显不在诈骗的范畴,却被如此冤枉!

而我真正的犯大案子,你们反而视而不见!一点都不明察秋毫!你们怎么为人父母的!

这件大案涉案金额之巨,在当时的小朋友零花钱里,实属巨款,当很多很多年后我看到赖昌星的案子,不由得淡淡笑了….

当时刚转校,我规矩本分,成绩一直名列班级前三甲,课间休息,都以标准课堂坐姿坐在自己座位上安静的看别人幼稚的嬉笑打闹。如果好孩子可以复制,老师肯定恨不得把我按在教育流水线上刻一个模子,一敲一排乖孩子。

于是我开始巧立名目的向家里伸手要经费,什么被选拔进了学校里的健身操队,需要购买服装,哦,服装为什么没带回家?因为在学校的健身室里保存着呀;还有某某某需要帮助,大家要捐款;班级兴趣小组,大家要买新书;等等等等…..短短数星期,我的腰包就塞了上百巨资。

这些钱用来干嘛呢,对于一个内心追求成功感,对世界充满试探欲的孩子来说,钱不是最终目的,我在追求更多的东西,当然,当时没人懂我….

我也挥霍了一段时间,买了很多形形色色的杂书回家,偶尔看到小学门口摊位有小珠子串的小戒指,假珍珠穿的小项链,我也面不改色的一掷数毛钱的买。回家,低调的摆在姐姐看得到的地方,姐姐总是很惊奇羡慕,各种巴结我。我也总是故作大方的说,“捡来的啦,买泡泡糖中奖的啦,你喜欢就拿去呗….”看着姐姐如获至宝,我打心底觉得自己姿态成熟,姐姐是多么的肤浅和幼稚,哎….

不过贿赂带来的好处是,姐姐也时不时对我好一下了,爸妈不在家,没人做饭,她不会带着我和弟弟用方便面调料掺开水拌饭吃,而是让我们货真价实的吃起了泡面。

  

    这便是我初次试探世界的利益关系,最终结果却仍是为自己是个神童扼腕叹息。

为什么我都犯了这么大的案子却不被发现,真让人有种才华得不到赏识的憋屈感啊。

尽管如此,我却不能投案自首,深知不能冲动,为了一时风光逞匹夫之勇,自己明明是高智商犯罪份子,却也每天仍装得跟鹌鹑似的沉默规矩。

“这是为了什么?!!”夜深人静临睡前,胸怀宇宙蠢蠢欲动,却极力克制的我悲戚的问自己,然后假想自己用深沉无瑕的声音回答:都是为了世界的和平,人民的微笑。。。。于是不急不缓的对自己的识大体肃然起敬,带着对自己的赏识和对爹娘无识珠慧眼的遗憾,默然睡去。。。 

                                                                 五 

放学后,孩子们总会有不走寻常路的时候,放着好好的笔直的绿荫道不走,先是翻过学校的后山,就到了山旁很长很长的约有300米远,两米2左右高的围墙跟前,翻过这道围墙,就是大片的田野,偷挖俩小番薯,揣书包里,再穿过田野找到僻静的小道,一路蹦跶着回家,在当时是非常时髦的活动,因为这是二年级和三年级孩子的一个分水岭,二年级?走路快个两步都还自己脚绊脚的摔跤吧?三年级,早对二年级入个少先队扎个红领巾就以为是个有组织有正式身份的主,很不齿了,我们领巾都以斜扎为荣,所以放学不走正道,看起来尤其像个成年礼。每天重复一次这成年礼,这一天才算圆满。这意味着我们这一天不再是个唇上舔鼻涕,唯唯诺诺的小屁孩了,而是可以自主行动,集灵敏的头脑,矫健的身手,造反的胆识于一身的人物,这就是能力!书包一甩,放浪不羁走天涯,我随时可以干得出来了!脑海里无数次自己临江而立只留逆光背影的画面。。。

 

不过第一次参加这个成年礼不是很顺利,尤记得是9月中旬的一天,放学早,天还亮着,小姐妹团队悉悉索索的手拉手,穿过树林,翻小山的时候,一小姑娘还把凉鞋带给走断了,穿着一只坏鞋犹如光着一只脚,可怜巴巴的,跟着大队伍也不是,退回去又嫌丢脸,慢吞吞的磨蹭在后面,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满怀情谊,亦步亦趋的关切,到后面,看到山边围墙越来越近,仿佛看到巨龙的背,一心思的紧张兴奋,就把她甩后面去了。我也在记忆里果断的把她后来的去向抹去了。

 

当时一群孩子里,我身高一米5,不高也不矮,要翻上一道2米2左右高的墙确实是个技术活,庆幸的是墙里靠山这边紧贴着棵小树,叫什么我至今不知,就是底下秃秃的,树皮糙糙的,在整棵根部往上约1/3处开始憨厚而友善长叉的那种,天生就是当梯子的好苗子!在后来一年半的时间里,由于经常踩着它,我和它建立了跨物种的友谊,转校的前一天,我还默默的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了它身上。很长一段成长岁月里,我遇到过不少好人好事,也当过好人做过好事,我都会想起它-------积德不留名的朋友!岁月无情,只愿友谊万古长青!

 

   爬树对清瘦灵活的我还是很简单的,当然,小镇上的丫头也都不是盖的,一个比一个利索,没等我得意且不露声色,爬上爬下爬上爬下向其他小碧玉们多演示几回合上树和下树的要领,众千金早已不耐烦纷纷蹭上枝头,两步高踩,再一个大迈步,一个跨踏,就一个一个的翻走在围墙上了。我英武的最后一个跨上了围墙,内心的英雄主义在萌芽,我告诉自己,这不是断后,是要确保她们的安全,没准哪个丫头脚一崴,我温暖的小手就能及时迎上。。。

 

   不幸的是,双脚都垮踏上围墙的那一瞬,我的心就以电光火石的速度下坠,身体却跟不上心的下坠速度,剩下轻飘飘的躯壳像是踩在轻飘飘的棉花上,脚底一瞬间仿佛空了,我不确定是不是踩在一只山蚂蚁上,它似有若无的挠我的脚心,一阵阵脚心发毛发痒,更可怕的是这种发毛的感觉迅速的爬上了我的脚背,巨龙随时都会扫尾,围墙随时都要塌了,如果有镜子,我一定能看见自己的脑门在发青,晃晃悠悠的晕眩,在我词汇量充足的若干年后,我知道这个叫:恐高症!

 

    我小心翼翼的站在不到一尺宽的巨龙背上,前脚跟贴后脚趾头的挪行了大概一尺半,便沉痛的告诉自己,不能再继续走下去了。这是玩命啊!而前面的野丫头们已经渐行渐远。离我最近的也有两米之距!我悲怆的觉得自己又被命运抛下了!必然有一群小麻雀在空中飞过,然后看到我们这群天真浪漫的小姑娘,出于善意和某种神奇的力量,雀神们纷纷附体于小姑娘的身上,所以她们才能这么雀跃轻快。而我。。。我这么聪明这么聪明,这么懂事,为毛它们不附体在我身上?!因为觉得我头发稀稀拉拉的黄,脑门大,又瘦又黑不讨喜吗?!可是前面的艺红那么胖!不比我好看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思考让我更加慌乱手脚失衡,

于是我用滴水穿石的漫长时间,缓缓缓缓缓缓的蹲坐了下来,小心的把两只脚挪开,慢慢分别一点一点往两边墙下伸,终于以能稍微舒口气的姿态,跨坐在了围墙上。。。

 

我想象另一个光辉成熟的自己正用一只无形的温暖的大手抚摸着我的头,嗯。。。。麻雀的数量肯定不够,它们不得不做出撇下我的选择,因为只有我这么聪明这么聪明,这么懂事。。。。

 

离我最近的丫头已经在10米开外了。。没人回头看我一眼,我耷拉着眼皮垂头丧气,这样垂坐了十几分钟,天边慢慢的泛起红霞,丫头们也到墙尽头,顺着石阶蹦跶下了墙,发现我不见了。总算折回了俩个,在田野上向小鹿一样一路跃了过来,在墙下昂头看着我:“你在干啥?”

     我心一拧,用力的把眼泪往心里一吞,淡淡的说:“你们走吧,我想在这思考。。。。”

     一丫头抠了抠鼻屎,看看另一个不做声,另一个头一歪,似懂非懂的拉出一句:“哦~~~~~~~~”。

     之后,我就看着她们的背影像飞得慢腾腾的苍蝇一样,变成了田野尽头的两个小黑点。直至消失。我的心幽凉得像口千年老井,井底幽幽回荡着的一句话是:真的没人懂我。。。

 

     退回两尺后的树梢边上吧?也许还有一线生机!本来我试着回头往后看小心挪的,但因此看不到前方,顾此失彼所带来的危机感,是浑身爬满山蚂蚁军团的不寒而栗。嗯嗯!我是断然不能走回头路了!!我怎么可以走?我才不要走!我是这样一个没人懂的小姑娘,已经够孤独了,如果不坚强点,我都看不起自己!

 

    后来的时间很漫长,我全身的神经拧成了一股绳,越拧越紧,像红霞渲染天空,一遍一遍的重叠盖住,终于颜色才浓成了黑。我跨坐在墙头上,并小心的保持着这个姿态,像藤蔓攀长,让藤叶慢慢够着树枝一样,慢慢的攀向300米外墙的另一端。在手够着最尽头的那块墙砖的时候,没有激动没有喜悦和释然,因为早已疲惫至极,我觉得自己像个行将就木的老奶奶,300米的围墙一溜的都是我的坎坷,我的精气神在这道人生路上已经耗尽,此刻仅剩对世人的祝福,不知道我最后的善意会不会让人们懊悔没多对我好点,唉,反正没人懂我。。。

 

    怎么穿过田野,怎么回到家,到家的时候有没赶上吃口热饭,当晚是不是含泪睡着,这些记忆都模糊了,是啊,我在墙头上已经消耗尽了我的小宇宙,一个没有小宇宙的孩子,早已形如丧尸,颠簸回家靠的都是幼鼠寻穴的兽性本能,脑子都塌了,更何况记忆库。。。

 

    之后是否还翻那个围墙?想不起来。每天的成年礼记忆从此都在那片墙外的田野上开始,至于我是怎么到农民伯伯的地里的,不好意思,我也忘了。对自己无限真诚的选择性失忆了。

 

                             (也许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580)|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