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人花的小箱子

all night long.....

 
 
 

日志

 
 
 
 

      转一篇优秀的软文《我们村 冰激凌》  

2010-08-16 02:5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曾厝安客串村姑默默小姐写,深情讴歌了我们村500强之我家春爷的晴天见冰激凌店,看得我也好海皮!特转!

原文地址:http://babykitty.blogbus.com/
                         我们村·冰激凌

                               作者:墨墨

一个人要对冰激凌有多么热爱才可以每天吃两三个冰激凌直到天荒地老呢?

我不知道,不过我已经这样吃了将近一个月,而且有继续吃过这个夏天的趋势。

我们村据说有两个冰激凌店,但是我懒得去找另外一家了。

如果你爱过一个人,那么你一定知道那种钟情的悸动。对我来说,这就是唯一的冰激凌店。

食物当然是而且必须是能给人带来这种感觉的,比如我们村的冰激凌。或者你可以说我吃的不是冰激凌,是蛋疼的寂寞。

冰激凌店有一个很装逼的名字,但是这不妨碍我对该店的由衷热爱。店名的含义似乎是该店洒脱的只在某种天气开门,但是据我观察,天气什么的不重要,开不开门似乎是看心情。

老板娘是我村著名已婚妇女春爷,老板是我村著名的文艺中年搞爷。这样两个名字放在一起有种Gay店的感觉,但是叫春哥的话又好像乱了辈分。


春爷是个犀利的瘦子,搞爷是个忧伤的胖子。
传闻春爷曾经也是帝都一枚长发飘飘的文艺女白领,但是我所见的是一个笑起来像龙猫的标准老板娘,就像前几天店里一个客人说的,在伟大航路上某个小酒馆或者宇宙尽头的咖啡馆的老板娘。
春爷目测九十斤,实测九十二斤,但是她吹嘘她有C-cup,这个我是不信的。如果她有C,我今天就绝食。春爷还说她是学美术的,这个我信,因为她画的画灰常可爱,再说了,学不学美术又不重要,不比体重和C这个字母更能激起我的羡慕嫉妒恨。
搞爷常常坐在店门口弹琴,搞爷的身世学历工作神马的都是一个谜,但是我也没有探索中年胖子详细资料的兴趣,因为我们村美丽的小妹子实在是太多了。很多在附近海鲜酒楼和度假宾馆上班的姑娘从门口来来去去,制服美腿什么的晃人眼目。所以搞爷常常坐在门口弹琴的用心昭然若揭。
这个冰激凌店卖冰激凌和苦艾酒。
冰激凌据说有个三四种,但是其实每天只卖一种,因为冰激凌机只有一个,要做这种就不能做那种。
目前为止,我吃过普通冰激凌,香草冰激凌,黄油冰激凌,招牌上还写着草莓冰激凌,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见他们做过。春爷是这样解释的:草莓的不好吃,不想做。我不敢问她“不做你还写在牌子上?”因为她多半会叼着烟瞪我:“要你管?”
普通冰激凌和香草冰激凌都是三块钱一个,黄油冰激凌是五块钱一个,可是,黄油冰激凌真的特别特别好吃,我用我的体重担保。然而他们每星期只做一次,多么懒的冰激凌店啊。
苦艾酒有好几种,鲁道夫,1792,绿精灵,糜酒,还有一个神马凡尔赛我忘了。
苦艾酒七十度左右,不调烧喉咙。
调法不很简单,酒浇在方糖上,然后把方糖点燃,烧成焦糖之后再用水融化到酒里,最后加冰水调成乳状。融化方糖的时候水要一滴一滴滴下来,所以店里有一个很高端的滴水器,可是我觉得不如挂个输液吊瓶牛逼,只是春爷不肯穿护士服,所以这个构想也就不了了之了。
喝法倒是很简单,跟藿香正气水一样:一口闷。其实气味也有点像,蓝绿的茴香和艾草的味道。
一两杯苦艾酒下喉,身体暖起来,人也会有点小嗨。这时候,小琴一弹,小歌一唱。看妹子多情,看自己年少,看世界匹斯安得拉舞。
老板和老板娘歌都唱的很好,我喜欢他们一起唱《望春风》,搞爷弹着琴,春爷站在吧台边,手指在吧台上打着拍子。花开当折直须摘,青春多可爱。但是请他们唱的时候他们是不唱的,春爷说,本店不许点歌。
本店总有一些莫名其妙不可捉摸的规矩,似乎和本店的营业时间基本一致:看心情。
比如小朋友有时候可以拿糖,有时候不能;比如客人有时候可以抽烟,有时候不能;比如有时候吃冰激凌收钱,有时候不收钱还送饮料;比如白天你来店里吃冰激凌要付钱,但是晚上快打烊的时候冰激凌可以续杯。
冰激凌能续杯的时候我总是很欢乐,这时候通常都很晚了,大部分客人都已经走了,只有几个人还固执地晃在店里,怀着小秘密诡秘地对笑,我心里有个细小的声音在呼喊:洗母牛啦,就要洗母牛啦。
母牛是我给冰激凌机起的名字。我对机器总是有爱的,它是一台粉红色的冰激凌机,和黄色的小冰柜遥相呼应。我想给小冰柜起名字叫:鲸鱼。因为饮料啊酒啊匹诺曹啊通通可以被它吃到肚子里。
母牛吃的是奶,挤出来的是冰激凌。到了打烊的时候,春爷就卸下母牛的螺丝,把手伸到母牛肚子里去把剩余的冰激凌掏出来。总觉得像接生小牛啊。然后搞爷用水把母牛清洗干净。
掏出来的冰激凌就随便吃了,所以这是多么美好的时刻啊。春爷总是怕我吃坏肚子,所以她犀利的表象下素一颗靠谱的心;搞爷总是试图观察我吃冰激凌的极限数字,所以他傲娇的外表下素一颗不靠谱的心。
最近春爷把冰激凌店二楼也租了下来,我们两个在二楼吹空调做手工胡乱聊天,搞爷在楼下店外坐着弹琴看妹子,这天好像生意很平淡的样子,但是晚上搞爷说居然也卖了一个令我惊讶的数字。
我也搞不懂冰激凌店生意是好还是不好,有天搞爷出差,我去店里帮忙,似乎也没什么客人,但是还是很忙。主要是本店各种因陋就简,酒杯只有四个……反复刷杯子才是一直在忙的事吧啊喂!
好在客人的脾气都异乎寻常的好,大约是跟春爷和我的脾气一对比,人人都显得异常纯良。
我把冰激凌打的奇形怪状也没人介意,还素好人多啊!

  评论这张
 
阅读(190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